首页 珠三角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广州

旗下栏目: 广州 深圳 佛山 中山 惠州 东莞 珠海 江门 肇庆

《新药的故事》用一手资料还原人类对抗疾病的斗争史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珠江新闻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1 移动版
摘要:人的一生总会与药物打交道,但又真的了解它吗?药从哪里来?安全性如何保障?治疗原理又是什么?为什么过期药属于有害垃圾?……

大洋网讯 人的一生总会与药物打交道,但又真的了解它吗?药从哪里来?安全性如何保障?治疗原理又是什么?为什么过期药属于有害垃圾?……

带着这些疑问,广州日报记者于近日采访了新书《新药的故事》的作者梁贵柏博士,了解新药诞生背后的故事,读懂身体的健康密码。

HPV疫苗研发关键技术难题由中国科学家解决

“写作目前为止还只是我的业余爱好,我最重要的身份仍是一名制药人。”采访开始,梁贵柏这样介绍自己道。

梁贵柏出身于科学世家,父母都是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资深的科学家,他从复旦大学本科有机化学系毕业后,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留学,并获博士学位。

1994年,梁贵柏入职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工作,其后工作多年,对西格列汀的研发做出过重要贡献。

时至如今,梁贵柏还在新药研发的第一线,但同时,他还从事科普写作这项工作,“最初,我只是想让那些做研究的学生能更全面了解制药的背景,所以就在一些专业杂志上撰写科普文章,写着写着,这些文章就积少成多,集结成书了。”

而那本书就是如今《新药的故事》的雏形。为了让更多普通读者能了解制药的过程,走出对药物治疗的误区,梁贵柏修改了大约40%的内容,让新书变得更通俗易懂。“美国非常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理查德·费曼是我的科学偶像,他给自己定的要求是:如果我授课时,不能把我的学生讲懂,那说明我自己对这个知识点了解得也不够透彻。这其实也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我希望我能把科学讲得有声有色。《新药的故事》就是我做的一次尝试。”

在7月7日《新药的故事》新书发布会上,梁贵柏就用浅显易懂的有趣故事想到场的读者们分享了两个新药研发的背后故事。比如,研究治疗前列腺肥大的药物的契机竟源于多米尼加丛林里某个小部落的男性缺少一种酶,且引发秃顶与前列腺肥大同属一个原因;又比如在HPV疫苗的研发过程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技术难题,竟是中国科学家周健博士解决的。

事实上,这两则小故事不过是书中冰山一角,从广为人知的降压药,到如今备受关注的HPV疫苗,从价格一度令人瞠目结舌的乙肝疫苗,到有望对抗多种癌症的抗癌药物,《新药的故事》均有涉及。

作为一名科学家,梁贵柏认为,公众只有在了解药物的作用机制和研发过程后,才能更好、更安全地使用药物,保护自身健康。“因为新药研发的历史其实就是人类对抗疾病的斗争史。”

对话

药不能随意掰开吃

记者:从事科普工作的初衷是?

梁贵柏:最初只是想让做研究的学生们了解制药背景,但慢慢发现写作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而且如果我的文章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新药研发的过程及背后故事,对此有所启迪,那我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记者:创作过程中遇到哪些难点?

梁贵柏:作为理工男,我确实在写作角度、技巧上有所不足,所以写作构思、收集资料会花费大量时间,但过程很有趣,书中许多故事都是当事人告诉我的一手资料。

记者:您认为大众对用药的最大误区是什么?

梁贵柏:依从性不够是一个典型的用药问题。据我了解,许多患者吃药特别随意,但其实医生开的剂量都是有根据的,是治疗疾病的最优方案。有些患者可能觉得吃几片药恢复了就可以停药,但他不知道其实身体并未完全康复,一旦复发,身体对该药的抗药性就会提高,一旦治疗疗效不达标,反而会间接加大副作用。

同时,药也不能随便掰开了吃,如果长期服药想要减药,应该先与医生去沟通,了解自己是否能够减量。如果确实可以减量,那还需了解原来的药能否掰开了吃,又或者需医生重新开一个剂量。因为有些药剂型不能掰开了,不然药物吸收的速度就会发生变化。

如果遇到有些药比较大,患者想要掰开服用,可以通过外形判断,如果药片中间有一道凹槽,那么掰开吃也是可以的,反之则不行。

总之,我对大众的建议是,第一是不要擅自改良服药的剂量、时间,第二是不要擅自把一个完整的药片掰开了吃。

记者: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曾涉及高价药的问题,您如何看待?

梁贵柏:药品价格虚高的现象确实存在,但一般有良知的药企都不会漫天要价,更何况还有支付体系的制衡,药企也无法完全垄断。原创药的定价可能看似很贵,但其实它的定价并不是以药片的生产成本定价,而是以研发过程的成本为定价,通常药物研发成功率大致为10%,所以这其中不仅包括了研发成功时的成本,还涵盖了失败时的大量研发成本。

记者:近日上海着手垃圾分类事项,其中过期药为什么属于有害垃圾?

梁贵柏:药属于有害垃圾,这个分类方法是合理的。因为生病时,患者吃药能恢复健康,但对于健康人而言,吃这个药就是有害的。我在实验室里做新药研发几十年,但凡是实验室里涉及的化学物质,无论最后成不成药,我们都当成有毒物质处理。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李晓璐

责任编辑:珠江新闻
首页 | 珠三角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7 微播珠三角 WWW.ZHU31.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广告、链接、目录联系:QQ1260995099 非诚勿扰** 移动版 伟哥 贺州新闻网 赛车微信群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