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珠三角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手机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小姨换衣从不关门,那天我没忍住,让她一直喊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珠三角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4-22 移动版
摘要:小姨换衣从不关门,那天我没忍住,让她一直喊疼……

小姨换衣从不关门,那天我没忍住,让她一直喊疼……

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偷偷的跟在老婆身后。

老婆叫穆婉茹,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花。

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开始怀疑老婆是不是出轨了。

一个月前,我被学校破格安排到市里参加优秀老师的培训,培训结束后,同事要拉我去喝酒,不过我惦记着新婚的老婆,连夜打车回了家。

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有提前打电话。

结果回家后却发现老婆不在家,再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我马上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我问她在哪里,说我想她了。

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传来老婆慵懒的声音。她告诉我说,在家睡觉,刚刚已经睡着了,结果给我的电话吵醒了……

我的心好寒,隐隐的发痛,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老婆,居然对我说谎了。

在这一刻,我怀疑她出.轨了。

但我没有拆穿她,因为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她,我在心里给她找了无数说谎的理由,黯然离开了家。为了维系她的谎言,我在小区对面的公园抽了一夜的烟,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心里安慰自己,老婆是怕我担心,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可就在昨天晚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昨天是周六,我和老婆一早就约好去吃饭看电影,享受二人世界。结果吃到中途,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医院有急事,就匆匆地离开了。

直到凌晨,老婆才带着明显的疲惫回到家,我心里有些不满,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回来啦,今天很累了吧。”

“对不起,今天实在是……”

“没事,我明白的。”我笑了笑,迎上去抱住她,“老婆,我想你了。”

“我先去洗个澡吧。”老婆推开准备亲热的我,匆忙去了卫生间。

我当时也没多想,顺手倒了一杯牛奶帮她备好。这是她多年养成习惯,睡前肯定要喝一杯。

看到她裹着浴巾回房,我兴冲冲进入了洗手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把纸篓子碰倒了。

我扶起来的时候,瞥了一眼纸篓子,忍不住一怔,眼神骤然一紧。

纸篓的卫生纸下面,露出一条黑丝裤袜,那是她下午陪我出门时穿的那件,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条裤袜是我帮她买的。

此时裤袜的裆部位置,被撕裂了长长的一道口子,十分的醒目。

裤袜裆部挺厚的,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撕开的,难道是某个男人?

让我更难过的,两边有破丝的裂痕,上面还有一些遗留下的男性的污物。

我紧咬着牙齿,可以断定的是,这裤袜质量很好,何况是后面那个隐私的位置,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扯开的。

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被人从后面的场景。

想到老婆刚刚疲惫的样子,更像是被人欺负后虚脱的模样,我的心就是狠狠的一揪,看了一眼洗出来的裙子和内.裤,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到裆部的位置上有遗留的痕迹。

想到老婆一回来就匆忙进了卫生间,原来是想清洗那些脏物。

我非常愤怒,牙齿紧咬着,颤抖的拿起那条黑丝裤袜,上面的味道和潮湿。

我有一种被背叛的绝望和愤怒。

她是被一个男人撕开裤袜,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恐怕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象出来。

她难道是被强迫的?

念头刚起,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刚才她那么主动清理这些东西,有条不紊的,更像是深思熟虑下的举动,如果不是今天不小心,我根本不可能发现。

没想到一向保守,温柔的老婆,会做出这种事,难道这些年我都被蒙蔽了吗?

我脑袋里充斥着怒火。

那上面的味道,和那道尚未干涸的印记,让我感觉耻辱和愤怒。

我越想越是心痛。

我转身推开了卧室,想要当面质问她,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望着恬静的透着一抹疲惫的样子,我很难想象,她会是那样的女人。

我愤怒的想着。

虽然我很爱我的老婆,甚至愿意为她去死。可这不代表,我会忍受她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熟视无睹。

我要叫醒她,把裤袜扔她脸上,让她说出来今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和哪个混蛋偷.情?

可就在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老婆梦呓,喊着的是我的名字。

我止住了脚步,心里充满了纠结,心疼,疼爱,愤怒和不满。

我突然想到,若现在直接叫醒老婆,发泄一顿,虽然很出气,却解决不了问题。

发生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直接承认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和她大吵一架,很可能永远找不到那个混蛋。

“不行,我绝不能放过那混蛋。”

我死死的盯着老婆魔鬼一般性.感的身材。

我听说男人偷.情,搞别人老婆是会上瘾的,而她又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还是一个护士,那个混蛋绝不会只玩一次就放手。

我要等,等下一次他们的时候,当场在床上抓住他们。

我转身看了一眼客厅桌子上的水果刀,杀心暗起。

这一次,就让那个混蛋,知道搞别人老婆的代价。

周日休息,我一夜没有睡好,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下,我起来的时候,特意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纸篓子已经倒空。

我有些沉默,望着洗手台上,挤好的牙膏和水,她确实很贴心,把我照顾的很好,我收拾好之后,准备和老婆好好谈一下。

“老公亲一下,看看洗的香不香。”老婆看着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上前撅了撅粉嫩嫩的嘴唇。

我敷衍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感觉象果冻,冰冷中有点香腻。可一想到这双嘴唇,肯定亲过别的男人,或许还亲过那个男人尿尿的那个地方,我就有些恶心,扭头喝了一杯水漱了漱嘴。

她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头发高高挽起扎起一个简洁的马尾辫,露出一段白皙修长的脖颈,淡淡的妆容,浅白色的裙子把她的臀部曲线包裹的十分的挺翘饱满,堪称是魔鬼一般的娇俏身材,让很多人都艳羡我,娶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现在因为老婆的好身材,我却非常的痛苦。

我面对她的时候,总会想到那双扯开裤袜,我一想到温柔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我就满肚子火气。

老婆叫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

“老公快点吃饭,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老婆很温柔,走过来把我拉到桌子旁边,端了一碗粥给我喝,告诉我是大补的。

“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我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我没办法满足她,她才出去找那个男人的。

“老公大早晨说这个话干嘛,人家都害羞了。”老婆脸色红红的,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会不会去找其他男人,恩,我只是假设的问一下。”我放下海鲜粥。

“老公你已经够强了,人家每次都很满意的。”老婆脸色红红,很是娇羞。

我嗯了一声,老婆的回答,让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希望她能主动交代昨天晚上的事。

突然老婆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了电话,我隐约间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不动声色的吃着饭,过了一会她走过来告诉我,医院有事要她过去,看她的举动,现在就要过去。

我皱了皱眉,问她还吃不吃饭了?

她告诉我说,来不及了。

我有些疑惑,今天老婆是休息的,他们加班是会提前一天通知的,联想到昨天的那通电话,我心里一惊,难道又是昨天那个男人?

老婆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米色的连衣裙十分匹配她白皙娇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身不堪一握,细细的高跟鞋她穿起来非常的有女人味,笔挺的双腿,更显修长了。

去医院值班,有必要打扮得这么漂亮吗,还特意穿一双黑色的裤袜?是为了给那个混蛋助兴吗?

那条裤袜,好似提醒我什么一样,感觉很扎眼。

我很随意的问她怎么打扮那么漂亮,她笑着不经意的说,你不喜欢自己的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吗?

我心里冷笑,看来是那个男人更喜欢吧。

我心犹如刀割,感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和挑衅,那个男人不但占有了老婆的身体,还占有了她的心,让她这么无耻的顺从和配合。

我送老婆出门后,顾不得吃饭,我面色阴沉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我的手心有些出汗,我内心深处其实是很怕触犯法律,但是想到那个男人竟然破坏了我的家庭,敢搞我老婆,我就恨不得捅他几刀。

这一切,我在昨天就想好了。

我出了小区门口,看到老婆上了一辆公交车。

我为了追上她,打了一辆出租车紧紧的跟在公交车后面。

老婆果然没有去医院,在市中心下了车,下车后东张西望的,看上去还挺谨慎小心的。

我心里冷笑,下了车戴上墨镜,紧紧的尾随着老婆一路来到了一个大型综合商场,这里人流量多,还有酒店。

我一想到她吃完饭,很可能直接和那个男人在楼上开房,我对她的怨恨更浓了,她原来是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一早抛弃老公,饭也不吃,打扮漂漂亮亮,就是为了和奸夫约会。

我紧咬着牙齿让自己保持克制,小心的跟着她。

想到昨天那个男人一个电话,老婆就直接离开了我,一直到半夜才回来,裤袜上竟然还留有那男人的污物,她竟然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一定是很爱那个男人吧。

我想到老婆,很可能不止一次的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不止一次的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我心里的怒火越发的旺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她进了一家内.衣店,不大一会,一个男的也走了进去。

我眼神一紧,攥着拳头,满腔怒火的看过去。

老婆和那个男人攀谈了起来,看得出来两人很熟悉,男人拿着一条黑色内衣,嘴巴靠近老婆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我看到她脸色刷的红了,神色也有些扭捏,两手紧抓着裙子的部位,眼神却有些迟疑和羞涩。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家伙想让老婆穿上试一试,或是逗弄她的。

我很快认出了那个男人,是老婆医院的一个主任医生。

我去接老婆的时候,有碰到过,他个不高,三十多岁,挺着大肚子,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其貌不扬,在医院有些小权利。

我想到老婆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如果出.轨,很可能对象就是他?

这个混蛋结了婚,还敢勾搭我老婆?

她竟然也这么不知廉耻,和有妇之夫勾搭在一起,难道就不怕别人知道吗?

我看到老婆和他说笑的样子,笑的是那么开心,我就更愤怒。

她穿着黑丝裤袜的美腿,足有一米七的身高,腿部线条以及包臀裙下的柔美,显得身材更凹凸有致了,即便是我,站在远处,也情不自禁的盯着看上几眼。

我一想到,旁边那个秦主任,昨天更有可能那个男人,我就粗重的喘了几口气。

秦主任突然借着路人多,拉了她一下,两人就并肩站在了一起,样子显得更亲昵。

我望着对面的老婆,发现她正脸露羞涩,一副很顺从的样子‘依偎’在秦主任身边,我的心生出一股恨意,看来他们早就有一腿了,应该不止一次这样逛街了,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风流吧,放荡吧,总有你们后悔的时候……”我心里暗暗发狠,在屈辱和愤怒的刺激下,我双眼开始变红,仿佛看到眼前的这对狗男女已经倒在妖艳的血泊中。

滴滴滴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吓了一跳,我竟然忘记关静音了,掏出手机的时候,发现竟然是老婆打过来的。

我突然有点紧张,手一抖急忙打开静音,转身躲在了一个店铺的门后面,难道我被发现了?

我望着老婆正在不断打进的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店铺里,感觉她应该没有发现我。

我冷笑一声,接通电话,想要看看她想搞什么幺蛾子。

我刚喂了一声,那边老婆的声音就透着埋怨,问我在干吗,是不是偷偷的干坏事竟然不接她的电话。

我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还好意思说我干坏事,我正看着你们这对狗男女在偷.情。

我不动神色的编了一个理由,随后问她在什么地方的,她竟然谎称在医院里。

“我怎么听起来,你那边挺乱的。”我突然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抬头看着对面的老婆,面不改色和我交谈,还对着那个秦主任打眼色,似是让他暂时不要说话。

老婆竟然当着我的面,在撒谎。

女人变了心,真的很可怕。

“老公,刚刚有家属在,哎,我知道今天周末你休息,我也想和你在一起过,可是你也知道,医院有时候忙起来连吃饭都顾不得,亲一下,我晚上回去陪你。”

“我知道了。”

我握着手机的指头,咯吱咯吱作响,已经记不得她后面说的什么,抬头望着老婆挂掉手机后,她脸上丝毫没有欺骗我的愧疚感。

我想到老婆有时借故加班,时常不回家,看来就是和这个混蛋在一起。

我想起刚去医院的时候,老婆很羞涩,安静,才刚刚大半年过去,她竟然学会了撒谎,在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慌神的功夫,我再抬头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坐电梯朝着楼上走去,等我挤过人群冲过去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我想到楼上就是酒店住宿区,他们两个来这里,肯定是为了方便开房。

我心如刀割,好似被重重击打了一下。

印象中,老婆很贤惠,待人接物很有分寸,我从来没想过她会出.轨,而且还是和有妇之夫。

我心乱如麻,同时加快脚步,左右环顾,想要尽快的找到她的身影。

一想到老婆现在很可能已经进了房间,那个混蛋刚刚看她的眼神就饥.渴的很,肯定一点前.戏都没有,一进房间就脱光,把她扑倒在床上。

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会不会被逼迫的,此时很不情愿的在反抗,被秦主任强行发生关系,在呼喊我去救她。

我急忙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婆的手机,一次没有通,我继续拨打了几次,似是看出了我很着急,老婆的电话最后接通了。

“你在哪里的?”我急问道。

“在医院,刚刚帮人扎针的,忙好才看到你的电话,老公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婆温柔的说道。

该死,还在骗我,她竟然还在撒谎。

我第一次产生了把她捅死的冲动,她肯定是自愿的,我竟然天真的认为她是被胁迫,无奈之下才屈服于其他男人的。

我真傻。

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背景声,很安静,只有一个原因,老婆离开了商场人流多的地方,

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那只有顶楼的酒店区了。而她刚刚主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那个秦主任交代的,这样我就不会再打电话,打扰他们的好事。

我没想到老婆,这么听从他的话,我的心很痛。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一直跟着过来了。

难道他们已经进房间了,虽然我早该想到,也正是朝着酒店跑去。

不过确认之后,我心里还是猛的一揪,尽管知道他们早就不止一次,我痛苦的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

“老公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这边挺忙……的。”老婆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急促,随后传出一道惊呼声。

我脸色铁青,必须要尽快找到她,内心深处我不想那种事情再次发生,尽管我痛苦的知道,他们很可能不止一次了。

我开口想直接拆穿她谎言,告诉她,我也在商场,让她立马滚出来的。

不过那边电话突然挂了,我再打过去,却是打不通了。

我着急了,想到自己老婆此时在别的男人身下,特别想到她突然挂掉的电话。肯定是秦主任已经急不可耐,夺走了她的电话。

我脸色铁青,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我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那把水果刀。

我脑海里再也没有担心,这么干是不是会犯法,此刻,我只想杀人。

我阴沉的脸色,被我撞到的路人竟是躲的远远的,倒是让我速度很快的到了顶楼。

顶楼这块区域,除了七八家酒店,还有几家足疗店和体疗馆,我连续找了几家酒店,不过都没人能明确告诉我,老婆是不是来过,这里人流量太大,很难查得到。

时间一分钟的过去,依那个混蛋的猴急,老婆那么性.感的身材,我突然痛苦的喘.息着,坐倒在了地上,没有理会行人诧异的眼神。

我闭着眼痛苦的流下泪,两个人肯定已经开始做了。

我颤抖的掏出手机拨过去,希望电话可以阻挡他们的进程。

嘟嘟嘟

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中,再过了一会,电话竟然关机了。

我气的差点想把手机扔了,又担心她会打过来,错过了阻止并抓住他们的机会,握着手机的手指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我放好手机,一直在那里守着。

只要发现他们从酒店出来,哪怕老婆不承认,哪怕她有再多的解释,我也会捅死这对奸夫淫妇。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后续情节高潮迭起

↓↓↓

责任编辑:珠三角
首页 | 珠三角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